位置: 首页 > 职教静态

培训是教员最大的福利

宣布日期:2019/07/04 点击量:250


培训是教员最大的福利

张秋达  来历:中国青年报  ( 2019年07月01日   06 版)

  欧阳剑教师在《培训分数“绑缚”职称评定 下层教员有话说》(《中国青年报》2019年6月17日6版)一文中,批评了本地教导局在职称评审变革的文件中,将“教员任教近3年培训学分必须达到150分”与职称评定挂钩的做法,认为这样的法则,会招致一些教员失去职评的机会。

  我懂得作者的担心,但我不敢认同其不雅点。我认为,这样的法则,体现了本地教导局在职评中的一种导向,就是借职评的杠杆,撬动教员培训的常规化,提升教员的专业素养。

  我不知道欧阳剑教师所在的地区,是如何对教员停止持续教导办理的,但对浙江省而言,持续教导培训学分要适合法则,是职评的常规行动,是必备条件。按照《浙江省专业技巧人员持续教导学时办理办法(试行)》(浙人社发〔2016〕63号)法则,教员申报中初级职称,5年内不克不及少于360学分。目前,浙江已经开端了第二轮5年培训步履,许多教员都习惯了借这一培训机会来给自己洗洗脑,充充电,很少将之视为承担。

  5年360分,看上去很吓人,其实其实不成怕,大量的教师远超这一分数。每年校本培训24分,5年就120分了;如果你这一学期太忙,你可以选择网络培训中的专题项目,一年可以选择一次,24学分。本地持续教导培训主管部分是教员进修学校,每年会推出培训菜单,让教员选择,一个项目至少36学分。最近几年,我主持过2次90学时的培训,采纳集中与分离连络、专家授课、评课磨课、自主学习等形式,耗时未几,无需住宿,省经费,很受欢送。

  所以,教员参加培训,一开端能够不大适应,但参加过程中发明,培训不会给泛博教员添堵,也不会增加多大的经济承担。如果你去寄望会发明,越是教导发财的地区,教员培训的力度越大,将教员送到华东师大和北师大培训是常态,甚至送至国外。主管部分深谙这其中的事理,教导质量的竞争当面就是教员的专业水平的竞争。

  我在主持培训的过程中,也发明这样的现象:越是教导质量高的学校,教员参加培训的积极性越高,对台上的专家不是挑剔,而是很会抓住讲座间歇同专家交换。迟到、早退、睡觉或玩手机的人,往往来自质量落后的地区或学校。所以,我们要担心的是,教员对培训冲突情绪当面的职业疲倦心态。

  欧阳剑教师所在本地教导局,之所以将职称评定与培训分数适当挂钩,一定是意识到了本地师资的短板,一时又没有适合方法来鼓励教员提升自己。有些教员想要职称,但又不肯意通过努力取得,最好随着教龄的增长,自然取得。但我们可曾想过,职称挂钩的不可是金钱、待遇,也是考量我们的专业能力。如果职称唾手可得,是不是对踏实任务的教员的不公?

  一些教员大学时代献身教导的抱负,如今早已转酿成对职业的疲倦。当抱负远离、疲倦缠身时,对教导失去了向往,失去了追求。教书,成为一个养家户口的饭碗;教员,成为一个职业的符号。如何重新赢得社会的尊敬,赢得学生和家长的亲爱,教员借培训来鞭挞自己生长无疑是一条捷径。

  当然,我这样说其实不料味着以后的教员培训是完美无瑕的。事实上存在很多问题,需要我们去改进,比方,如何让我们的培训更接地气,更精准,让承受培训的教员更多地参加出去,等等,但无论如何,我们的教员不要去埋怨培训。

  有句话很风行,培训是教员最大的福利。我想这一句话,永远不会过期。对此,教员们不必用冲突情绪来对待培训分数“绑缚”职称评定的做法,而恰恰相反响该去适应它,拥护它。

  (作者为浙江省嵊州市马寅初中学教员)

张秋达 来历:中国青年报

2019年07月01日 06 版